欢迎访问花捧网!

花捧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花捧网 > 明星写真 >

明星写真

作家莫言人格权纠纷案一审胜诉 将获赔210万元

发布时间:2021-07-24明星写真评论
莫言5月30日,经过3个多月的诉讼,作家莫言获诺奖后打的第一个官司终于有了结果。广东深圳宝安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感觉,深圳玉瓷科技公司未经莫言许可用其名字与形象进行商业宣

第四,案涉侵权方法主要有3种,视频、网页与展示现场播放有侵权内容的视频、放置有侵权内容的宣传海报。

因此,法院酌定被告赔偿原告财产损失200万元;考虑到被告的过错程度、侵权方法、侵权范围与原告所遭到的精神损害程度等原因,法院支持了莫言提出的10万元的精神抚慰金的赔偿请求。

因此,法院依据举证责任、逻辑推理和平时生活经验法则,认定案涉视频系被告上传到网上。

今年3月里,《方圆》记者在《莫名其妙“背锅”!莫言获诺奖后打的第一个官司》一文中,详述此事件经过。

而对于赔偿数额的最后酌定,法院依据案件的实质状况,将“原告代言的市场价值”“被告的过错程度”“原告形象的受损程度”及“侵权范围”这四点原因纳入考虑范围。

莫言

法院觉得,该规定中,“在50万元以下确定赔偿额”指的是通常性的赔偿标准。依据本案的具体状况,在该标准下确定赔偿数额显然不可以填补原告的损失,对被告的侵权行为也没办法起到惩戒用途,且本案的侵权范围也不只限于信息互联网侵权,故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可对上述标准可予以调整。

围绕审理环节中“涉案侵权视频是不是是被告上传互联网”及“关于原告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失赔偿怎么样确定”这两个争议焦点,宝安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裁判。

判令深圳玉瓷科技公司立即停止对莫言名字权、肖像权的侵权行为,删除涉案有关侵权信息;在《光明日报》上刊登致歉信,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莫言财产损失200万元与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

为谋求经济利益,深圳玉瓷科技公司在未获莫言授权的状况下擅自将莫言名字、照片与书法作品用于企业宣传视频及广告中,并在公共互联网中予以传播、混淆公众视听,导致莫言的个人声誉在不可知、不可控的状况下遭到贬损,紧急影响了莫言好社会形象,致使社会评价减少。无奈之下,莫言决意与侵权者对薄庭上,维护自己合法利益。

5月30日,经过3个多月的诉讼,作家莫言获诺奖后打的第一个官司终于有了结果。

第二,本案并不是容易的侵犯名字权、肖像权的问题,被告在商品宣传中虚构了完全没有的事实,并且在视频中以画外音的形式将莫言没说过的话强加于他,具备明显恶意。

在被告制作的视频中,莫言呈现出来的形象与有好声誉的作家形象相距甚远,被告编造莫言所说的话即便从一般人角度看也缺少起码的公允性、判断力,给社会公众导致一种“代言无底线”的形象,对莫言的社会形象导致较大损害。

对于被告坚称制作视频只限于内部交流,不认同其在互联网上宣传传播的行为。法院觉得此理由“过于牵强”,“被告作为视频制作人,有能力证明该视频是怎么样上传到网上却不举证,应承担举证不可以的后果;从视频内容来看,该视频是推广被告销售的商品,被告上传视频符合被告的利益”。

法院觉得,第一,莫言是具备要紧社会干扰力的作家,其代言的市场价值毋庸置疑。在莫言未曾进行商业代言的状况下,可以参考其他名人代言的市场价格。公开的互联网上可以查到一些明星的代言成本,但真实性难以确定,同时法院也注意到,影视明星的代言和文学家的代言具备差异性。

广东深圳宝安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觉得,深圳玉瓷科技公司未经莫言许可用其名字与形象进行商业宣传,制造莫言为这家公司商品进行代言的广告形象,侵有莫言的名字权和肖像权,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据我知道,此200万元的判赔金额现在创下名每人格权纠纷案判例中的历史新高,足可见司法者对此侵权行为的惩戒态度”,莫言的委托加盟人、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汝忠告诉《方圆》记者。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借助信息互联网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使用方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8条规定,“被侵权人因人身权益受侵害导致的财产损失或者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没办法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据具体案情在50万元以下的范围内确定赔偿数额”。

作家莫言人格权纠纷案一审胜诉 将获赔210万元

第三,名人代言一般会选择具备较佳品质、声誉,与其形象适配的商品。莫言享有较高声誉且在商业代言方面很小心,而被告的商品是养生锅,市场影响力不高,被告也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商品有较高质量,且被告的经营管理模式在社会日常也常遭到质疑。

据记者知道,“怎么样确定损害赔偿”历来是人格权纠纷案的难题重点,毕竟“给身体的疼痛和精神痛苦确定一个资金价值好像是超越了法律创造力的艰难挑战”,法院要给出一个公正、合法的解决方法,这对法官的司法能力提出挑战。而本案的判决或可为此类事件提供范例。

广告位